<address id="0wwyu"><strike id="0wwyu"><span id="0wwyu"></span></strike></address>
<th id="0wwyu"><i id="0wwyu"><output id="0wwyu"></output></i></th>
    <tt id="0wwyu"></tt><input id="0wwyu"><legend id="0wwyu"></legend></input>
  1. <tt id="0wwyu"></tt>
    <td id="0wwyu"><noscript id="0wwyu"></noscript></td>

    佛山在線

    第四屆廣東省“九江龍”散文獎金獎獲得者塞壬:好的文學獎能看見作家的成長

    希臘神話中海妖的歌聲,能夠魅惑人心,令水手失神,沉沒大海。塞壬的文字也有著施魅的法力,熱烈又孤獨,清醒又迷惘,妖嬈又坦蕩,就像她筆下的祖母,有著地母般豐饒寬廣的生命。這個浩蕩長風穿過百年孤獨的鄉間女子,在豐盈的文學意象中復活。

    廣東省“九江龍”散文獎往屆獲獎者塞壬。/受訪者提供

    《祖母即將死去》在2017年獲得第四屆廣東省“九江龍”散文獎金獎,這是她第二次獲得這個獎項的青睞,她的散文集《奔跑者》在更早的第三屆評獎中獲得優秀獎。

    她是一個用文本突圍的奔跑者。從關注自我,她開始關注外部世界和社會現實,但這種關注最終還是要回到對自我的重新認識上。

    最近,她有兩部非虛構作品證明她作為一個作家的成長屬性。這是她第一次涉足打工題材的寫作。她認為,自鄭小瓊和王十月之后,再也沒有出過更優秀的打工文學。十多年過去了,她所讀到的打工題材作品,內容、視角、情感仍然停留在十多年前,沒有絲毫的突破。作為一個東莞作家,無法對此無動于衷。

    為此,她掩藏了作家的真實身份,去電子廠打工,并把這段經歷寫成散文《無塵車間》。隨后,她又以“日結工”的身份,體驗了五金廠、狗鏈廠、鞋廠、玩具廠、印刷廠……這是創作《日結工》的一部分。對她來說,重要的是,寫作者的精神和肉身必須在場,她不要二手的生命體驗,她需要一層一層剝開事物隱藏的秘密。她享受這種冒險,也享受這個過程帶來的獨特經歷。

    和過去的打工文學相比,她的文字沒有停留在對苦難的敘事和對疼痛的抒情上。她認為自己最大的不同是,痛感和苦難不是寫作動機,她以一種“他者”的視角介入,更加冷靜和客觀,反映眾生的真實狀態,而不是陷入個人命運的抒懷。文章發表之后,她接到了一些讀者和朋友的電話和來信,他們被她這種“臥底式”寫作觸動到了。

    除了讀者的認可,她的寫作也得到專業上的充分肯定。除廣東省“九江龍”散文獎金獎外,她還收獲了廣東魯迅文藝獎、華語文學傳媒大獎、人民文學獎、百花文學獎、三毛散文獎、冰心散文獎等多個專業文學獎項。

    五年前收獲“九江龍”散文獎,讓她感到非常驚訝:一個鎮街會舉辦一個如此專業的省級純文學獎項,而且參與角逐的都是能夠代表國內高水平的作品,這是極為罕見的。

    眼下這個獎和其他幾個省級文學單項獎一起整合成為“廣東省有為文學獎”,并正式落戶南海。對這個舉措,塞壬表示刮目相看:有情懷、有根基,可以打造成一個專業的文學獎品牌,影響力甚至可以超越地域性。她認為,一個好的作家,不應該止步于一個文學獎;而一個好的文學獎,也需要考量作家的成長性。

    距離收獲“九江龍”散文獎,五年時間過去了。如今這個獎的內涵得到延展,而塞壬也在文字中奔跑、突圍。這仿佛已經說明了,好的文學獎和好的作家相遇,是一場相互看見成長的佳話。

    文丨佛山日報記者唐燕

    編輯丨周師伢


    清纯女被强行糟蹋视频BD高清
    <address id="0wwyu"><strike id="0wwyu"><span id="0wwyu"></span></strike></address>
    <th id="0wwyu"><i id="0wwyu"><output id="0wwyu"></output></i></th>
      <tt id="0wwyu"></tt><input id="0wwyu"><legend id="0wwyu"></legend></input>
    1. <tt id="0wwyu"></tt>
      <td id="0wwyu"><noscript id="0wwyu"></noscript></td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