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K生活记 >寻访城市的绿宝石:老树、老屋、老青田街 >

寻访城市的绿宝石:老树、老屋、老青田街

评论995条

怡君与先生是每月都会参加台北城市散步活动的老客户,她也是台北国际职业妇女协会天圆分会的会员,本月天圆分会的例行活动由怡君策划青田街半日行,交由台北城市散步与青田七六团队执行。台北国际职业妇女会宗旨是推动性别平等,提供职业妇女交流及合作的平台,本日行程从青田茶馆开始,由天圆分会林函瑢创会会长主持。

早晨七点半的阳光已是灼热难耐,老树荫伴着微风,漫步在静谧的巷弄,连时间也慢了下来。恋上透着晨光的绿、开始习惯早起,是我搬到台北郊区就学后养成的习惯。要是我生长在青田街,或许我的人生哲学能更早得到启蒙,谁叫我们大多活在一个讲求快速而丧失温度、追逐高同质性的世界呢?

日本殖民台湾50年,为了将台湾塑造成南进政策示範殖民地,在各地留下许多改造的痕迹。为了推动皇民化教育,日本政府在台北城外东南区的富田町、古亭町与龙安坡兴建了今日的台湾大学与台湾师範大学。其实台湾的日式宿舍大多由政府统一兴建,但1928年时值经济大恐慌,日本政府无力兴建学校教师的宿舍,是以青田街区的日式宿舍是由教授们自行贷款建屋。因此这里的建筑群同中有异,或洋和兼具,或纯标準和式,青田街是台湾日式建筑中最有「人文气息」、最活泼灵动的一区。

寻访城市的绿宝石:老树、老屋、老青田街 寻访城市的绿宝石:老树、老屋、老青田街
总督府山林课日式宿舍群

合抱之木需要多少年的灌溉与滋养?青田街区的老树群使得「绿宝石」的名号不逕而走,房屋、人、老树的和谐共存是都市中难得一见的清幽。直到台大椰风二期的工程意图拆掉老屋、砍倒老树以应付庞大的空间需求,居民才意识到低密度的居住型态与老树老屋的闲适,对于急欲发展的都市来说是如此弥足珍贵,在寸土寸金的台北更是一种奢侈!难道面对空间不足的压力,文化的价值都得被牺牲吗?曾几何时,认真享受历史文化还得被揶揄是「不切实际、不谙世事的文青」?

寻访城市的绿宝石:老树、老屋、老青田街
罗铜壁故居

我常想着,古蹟维护与城市发展究竟该如何取捨?这或许就是价值的选择吧。我们想要留给孩子什幺样的台北?我们希望别人怎幺认识台北?我们的每一个决定都将变成历史,一个城市的历史厚度在于它是否能说出动人的故事。保存与发展不该是二选一,而该以光谱的形式相互成就。

如果台湾的日式建筑群全因都市发展而拆除,那幺几年之后,人们将开始遗忘日本对于台湾的影响,这段历史终将变成一段与我们毫无干係的、「别人的」故事,就像被手指涂抹过的铅笔痕迹,渐渐难以辨识,最后再也没有人看得懂,所以被全部擦掉。

寻访城市的绿宝石:老树、老屋、老青田街
青田七六

青田街古蹟保存运动让我想起松菸护树,远雄集团表示「砍这几棵树有什幺?我到时候在旁边种一排更漂亮的!」他们不明白的是,各个保存运动想守护的从来就不只是那几棵树、几间老房子,而是文化的根!

我们现在拥有的、引以为傲的多元文化,都是过去层层累积、交织而成。大家都希望台湾能走向国际、都渴望世界接纳我们,我以为,若我们不先用心了解自己,又怎幺期望别人能真正认识我们呢?知道自己往哪里来,才会知道自己该往哪边去,否则台湾就只是另一个新兴水林丛林,巴巴地追逐别人的脚步,自己的文化就在不知不觉中,被认证为别人的文化。

谁说大城市容不下老树老屋?谁说大城市只能有高楼大厦?来走趟青田街吧,让这块静静伫立的城市绿洲告诉你台北的故事!


《建筑越界─参与台北的未来想像》

建筑会说话,我们所保留与建造的,同时也是我们的选择。 当人为意志主导着城市发展,不论是权力的爪牙、或公民发声,台北的天际线已经从一望无际的平地,发展成多样屋顶的天际线。 当我们让焦点超越建筑本体,才能看出在不同时代脉络下,这些建筑代表的意涵。 空间的建构,是为了实践对生活的美好想像。我们邀请居住在这块土地的你,透过实际在街上走动,了解自己的生活空间。活动详情请点此。

寻访城市的绿宝石:老树、老屋、老青田街
  • 相关推荐:
  •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: